近日,上海市教委发布了《加强义务教育学校办学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明确了“不得分配惩罚性办学”等底线。

在中小学减负背景下,《管理办法》遵循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和《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印发中小学生减负办法的通知》等文件精神。它将指导原则分解为具体要求,并为减轻教育实践中的负担提供了操作基础。

《管理办法》中的大部分要求都是针对教育部门长期批评的“痛点”。它们是决定性的和精确的。例如,引入应用程序的“双重检查”责任制的实施将不允许学生的作业演变成家长的作业。这将防止家长被要求代表他们修改家庭作业。它不会使用侮辱、讽刺的词语或符号来纠正作业、反馈作业和其他规定。它将为教育行为划一个清晰的底线,并赢得家长的一致认可。

然而,似乎有必要澄清"禁止"中的一些规定。例如,“不得布置惩罚性作业”,针对的是一些经常布置大量机械作业(如抄写和听写)的学校和教师,这原本是件好事,因为这样的作业增加了学生的负担,没有实际效果,但不需要动用任何脑筋。然而,如果一个孩子总是写错新单词,让他抄写十遍是惩罚吗?教育工作者也应该有一些合理的纪律措施来促进教学和实现教育目标吗?

不久前,受教育权和惩罚权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教育部不仅明确表示教师有权接受教育和惩罚,还表示将制定实施细则。当然,惩罚权并不意味着教师可以任意或以任何方式惩罚学生。去年11月,江苏省常州市教育局钱洁小学举行了纪律处分制度听证会。学校在听取了教师、学生、家长、心理专家和法律界代表的意见后,总结出“经常无法完成力所能及的学习任务”等7种惩戒行为,并总结出8种惩戒方法。

八种方法之一是“加倍努力”,即完成一个人能够而且应该完成的学业和劳动任务,并且再做一次,然后与学生就如何加倍错误数目达成协议。根据重复错误的情况,不断完善之前约定的相应倍数,最大不超过5倍。这种方法可以让学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同时也可以在惩罚过程中学习知识,这是一种很好的方法。

那么,“无惩罚性任务”规则为教师的惩戒权留有余地吗?

在教育领域,一个被广泛接受的原则是父母或老师应该对孩子的错误持温和而坚定的态度。温和意味着成年人不能“教育”他们的孩子,也不能通过发脾气或虐待他们来发泄他们的不满。坚定意味着一个人不能对孩子的错误和妥协视而不见。可以说,这是一种温和而坚定的方法,与学生就作业将被“惩罚”的情况达成协议,并在他“触到线”时实施惩罚。

当然,惩罚学生在任何时候抄袭作业和课文是一种教育上的懒惰,应该坚决反对。因此,如何把握惩罚的程度是关键。巧妙使用惩罚不应该基于“一颗心”。相反,它应该明确同意学校、教师、家长和学生之间的充分沟通,以便使教育惩罚可预测。根据明确的规则,违反规则的人应该受到适当的惩罚,我相信每个人都能接受。

(作者:图图·图隆,媒体评论员)

吉林十一选五